绝杀二(1 / 3)

“引魂钟~”一道浑厚直击灵魂的钟声响起,让受魅情香影响而恍惚没有做任何防备的慕雪,直接被击中。

这是针对灵魂、精神力的攻击,还是那最后一名魂帝的第六魂技,慕雪只觉自己脑海一阵刺痛,要不是有块头部魂骨在,估计就要直接重伤昏迷了……

咽下口中的血腥,慕雪不敢大意,不需耗费多少魂力的摄魂花箭再次凝聚,冲着被花噬控制住的那名魂王射去。

那名魂师名叫沨,是一名五十三级的魂王,他的魂力等级虽高慕雪的阴花两级,但整体的魂力和魂环不及慕雪,再加上躲避慕雪那第一波摄魂花箭时,不小心被其中一支箭擦伤了胳膊,刚被箭擦伤,沨便跟闻到了魅情香的慕雪一样,恍惚失神了一瞬。

就这么一瞬,花噬便已笼罩住了他,身为魂王的他,根本就无法逃脱由魂帝使出的花噬。

身体被牢牢控住,无法避开,同伴们也疲于躲避其余花箭或直接对上那名女魂帝,根本没机会来解救自己,看着再次朝自己射来的花箭,再想想自己的五个魂技,没有一个是能挡住花箭的,无可奈何,风卷云涌再次发动,期盼着那些花箭能被卷走吹散。

但没想到,技能发出并没有作用在那些花箭上,而是直接被那控住自己的‘黑洞’吸走了。

沨惊了:‘不是!?什么玩意?又控又吸的还让不让人活了!/(ㄒoㄒ)/~~’

好在最后关头,一张金色的大网凭空出现在沨的前面,虽然没能挡住全部的花箭,但也挡住了大部分,让沨不至于被射成筛子,当场毙命。

但,就算没有死也发挥不了其他作用了,身上中了数箭,箭头带来的伤势倒是次要的,上面附着着的摄魂之力才是主要的,虽人没死,但已无魂,整个人就像是没有生命木头人,直接呆立在那再无反应。

趁着其他三人因沨分了心神,慕雪刚才被打断的第六魂技再次蓄力,发动,‘必须先拿下那个能直击精神力的!’

掌心浮现一朵巴掌大小的暗紫色昙花,花心散发着隐隐白光,随着慕雪轻柔将其推出的动作,花心散出的白光凝成一股白线,径直伸向那名用‘钟’的魂帝。

武魂为‘八角钟’的魂师,便是那最为年长的魂帝了,他叫锺,现在是六十二级的魂帝,也是四人中等级最高的,而另一名武魂为‘髓花’的魂帝叫桦,目前六十一级,刚刚突破不久而已。

锺看着那威力不俗的第六魂技朝自己而来,急忙往旁边避去,却发现那白线竟跟着自己拐了个弯,‘不好!!!被锁定了!!!’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硬抗:“八叠钟!”八座半米高的八角立钟以四、三、二、一的数量顺序叠起,挡在了锺的面前。

但,没用,那白线一接触到那八叠钟,锺便感觉到自己中招了,‘糟!竟然是无视魂力防御的技能,如此神技,她那第六环所猎取的魂兽不简单啊……’

白线刚连接上锺,那悬浮于慕雪面前滴溜溜转的暗紫色昙花便‘咻----’的一声,直接穿过八叠钟,融进了锺的身体里。

“锺执事!”眼看着锺中招,桦急了,第四魂环亮起,一股浓重的绿雾骤然升起,且慢慢扩大,直至完全笼罩住了方圆十米内的地方。

绿雾笼罩住了锺和桦,慕雪发现自己不仅完全看不清绿雾里面的情形,便是精神力也穿透不了这绿雾,声音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的慕雪是完全感知不到他们在里面的位置的,‘看来这绿雾不仅能挡住外面人的视线以及精神力,还能减弱里面人的存在感,让敌人锁定不了目标。’

...... ......

“锺执事!你感觉怎么样?”

锺细细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突然脸色大变,六个魂环显现,其中第五个魂环的颜色不再是万年的黑色,而是一半灰一半黑:

“不好!我的、我的第五魂技……”

桦看着半黑半灰的魂环也惊了:“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技能?竟然能直接改变你的魂环!技能怎么样?不能用了吗?”

锺脸色煞白:“能用……就是,就是技能效用只剩一半了……”

“一半……”桦声音颤抖:“一半...你的第五技是八叠钟,一半效用那和废了有何区别?还能……还能挡住什么呀……”

锺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咬牙道:“她的技能,她一定能解!一定要拿下她,然后让她解开!”

锺冲着桦道:“散开避雾,我们出去拿下她!”

“嗯!”

...... ......

若是被慕雪听到锺中招后的变化,那可是要呕血了。

慕雪的阴花第六魂技名叫‘绝对封印’,能直接锁定目标,且无视魂力防御,而中招者,会有一个魂环技能被封印住,完全不能用,至于具体封印住哪个魂环,这是随机的。

和慕雪同等级者中招的话,会被封印长达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