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九天之灵(1 / 2)

异客开物 神山淬剑 1640 字 20天前

多美宏伟壮观的莲花台呀,我只能仰望,都没法上去。有诗云:“半高浮云遮望眼,览尽群峰无所及。莲台玉暖凤凰落,空山凝云颓不流。”顶端的五彩晶石依然散发着上千种色彩,似乎再向我召唤我居然站在竹筏上,鬼使神差的感知了一下那块石头,,石头里居然有灵体存在,只不过似乎懵懵懂懂。我急忙试着去沟通,但没什么回应。于是我停止了感知,打算破了莲花台之后,想办法带这个灵体出去。五彩晶石孕育的灵体,无论是什么,肯定不是邪佞之辈,哪怕对人并不友好。有诗云: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水。

我继续划着竹筏沿着巨大的莲花台绕圈,希望能发现暗门,机关一类的东西,但一无所获。我又拿着玄蛇一路敲敲敲,试图发现哪里有空心的地方,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我干脆停下来,思考了几秒,一个翻身,潜入水底。得益于月灵的力量,我身体的能量供给根本不需要靠呼吸氧气来维持,我仔细的在水底检查着莲花台底部,哪怕能发现一丝裂缝,一个洞也好呀。我干脆让自己躺在水里悬浮,冥想。或许一会就能找到灵感呢。不知道“躺”了多久,我突然灵机一动,游上水面,却发现锁匠正划着小木筏往这边游过来。我不免有些感动,急忙喊他回去,表示我没事。望着折回去的锁匠,我笑了笑,辨别了一下方向,来到水底,摘下玄武壳盾,一点一点的试探莲花台。突然,玄武壳盾散发出耀眼的金光,随后十二生肖全部出现,我一愣,打算说话,结果呛了一口水。只得感知着沟通:“你们怎么出来了?这里有折越门?”十二生肖神兽集体回答:“我们是来帮助九天之灵开启这个莲花台的。”我点点头,问道:“我需要做什么?”十二生肖集体回答:“九天之灵只需要看着就行了。”于是我眯着眼睛看他们干什么,哪知道他们集体往水面升,速度还非常快。害得我急忙扭腰打腿带划水,生怕找不到队伍了。当我浮出水面的时候,十二生肖已经悬浮在半空,开始微微旋转,似乎和那个五彩晶石产生着什么共鸣。随后十二生肖越转越快,估计在白老帅哥他们看来,就是一道圆形的金色小行星带了。

我琢磨着,我要是有这么多黄金,那该多富有呀。突然,十二生肖集体向五彩晶石聚集,随即五彩晶石发生爆炸,炸得那个真叫炫丽,橙色的明亮冲击波,无数小型色彩缤纷的碎石,绚烂的色彩。多亏那帮家伙知道有大动静,提前躲着的。而我,则在爆炸的一瞬间把玄武壳盾遮挡在脑袋上方,缩进水中。再看那五彩晶石,早已炸成无数碎片,在空中弥漫,只是有一块大五个档次的碎片飞向了远方,不见了。那个灵体似乎就在那块碎石里面。看起来还比较像灵长类的胚胎。我笑了笑,心想:可惜了,还没来得及和这个灵体交流一下呢,于是我举了一下玄蛇,向它挥手示意。玄蛇棍在彩色的辉映下更加有质感。我甚至有个错觉,那个灵体回头看了我的玄蛇一眼。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莲花台突然不见了,原先的位置出现了白光,还有巨大的漩涡。任凭我如何扭腰蹬腿划水,我还是阻止不了被吸进漩涡。思考了零点五秒,我干脆怡然自得,享受着水流按摩的乐趣,一点一点被卷进漩涡。等白光散尽,我居然发现我躺在一层洁白的沙砾和鹅卵石上,水呀,莲花台,五彩晶石什么的早已不知所踪。玄武壳盾在一旁闪烁着黑色和金色的光芒,像呼吸灯一样。我取过来玄武壳盾,发现里面居然有一颗小莲子,但看材质明显和金箔书的差不多。我楞了两秒,心中不解,难道这颗莲子是什么存储装置?这时我也远远的看见锁匠和白老帅哥,还有杨怡朝我这边赶来。

阳光正好呀,就如春日正美。我干脆躺了一会,等他们到来的时候,我把莲子递给锁匠,说道:“小伙子,上古文明的秘密,就靠你去解开了。”锁匠虽然楞了一下,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开心的接过莲子,仔细观摩,连炙欢都扔到一边了。此刻,我也觉得压制我身上月灵之力的外力没有了。我思考了几秒,也没想清楚到底是五彩晶石压制了我,还是无意中破了什么阵法,总之,那种恶心的感觉没有了。我站起身,对白老帅哥说道:“白大哥,我给你把把脉吧。”白老帅哥气喘吁吁地点点头:“好吧好吧,这种落差我自己都受不了。”随即我和白老帅哥坐下来,开始了精细活。感知了片刻,我不由的难过,白老帅哥的精气已经严重不足,水火都严重缺乏。我奇怪的问了一句:“白大哥,你为什么不咳嗽?”白老帅哥苦笑道:“怕你们发现端倪,没了士气,硬忍着呗。说完剧烈的咳嗽了好几下,还有痰。”我轻声说道:“我应该可以让你保持一个相对较好的状态,不会再恶化下去。但没法复原了。”大家都不做声,我也没打算再说什么,直接开始用月灵之力为白老帅哥治疗。过程很漫长,杨怡和锁匠并没有打扰我们,只是在一旁默默守护,顺带招呼部分前来看热闹的神兽。看来,子有死了,五彩晶石没了,莲花台没了,这里恢复自由了。好在那些神兽并没有恶意,或者也不敢有吧。毕竟咱可是干掉了子有的人。眼角发现了狰和小蛟,我微微分了点心,不知道它们是是否达成了什么协议,是离开还是留守。它们一开始都渴望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