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草原内斗盛宴 偷袭不成惹骚(1 / 2)

双月异世 胖胖蟒 1299 字 8个月前

睡到半夜突然有人在帐子外喧闹,托尔克克起身穿上衣服出了包子。周浩虽然困得不行,但也强打精神穿上衣服只把一个脑袋伸出帐外,一看好多人打着火把,去了中帐,周浩便偷偷跟了过去,只见一个人手和脸被冻得红肿,进到中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碗热马奶。那人用色目语和大家说着什么,似乎很着急。据札图说这人是帕拉古陶部的族人,由于自己的妻子娘家多是猎焰部的人,所以特来送信,说是帕拉古陶部,伙同托尔克克的伯父,原猎焰部首领德尔罕嘎率两万人来袭,现在大概已经到都兰河下游。

周浩听完问札图:“咱们部可用打仗的人有多少?”

札图道:“大概五千人。”

周浩想这不妙啊,傻子都知道这是一比四。

当夜托尔克克和几个心腹指挥猎焰部拔营,去到都兰河南面,背靠雀儿山深林。这样一旦失败,妇女和孩子便可逃到树林中暂避。有的读者可能要问了,不怕敌人放火烧林吗?各位放心,游牧民族防火还来不及,根本不敢烧林,一是怕烧死林中动物,本来食物的获取就费事,再无故的烧死动物那不是自掘坟墓吗?二是无法控制火情,一旦引起森林大火后果不堪设想,破坏自然生态,别看是落后的游牧民族,他们也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第三点也是他们最怕的,怕神明降罪,宗教信仰在原始游牧民族时代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我们再来看看托尔克克的几个心腹,赫铎不用说了那个徒手战熊的大汉。再一个是博木齐,善于骑射,稳重老练,之前就是他派札图去的中土,他对托尔克克忠心耿耿,但对周浩一直不温不火,没难为周浩,但是也没有特别友好。下一个是古岱,这家伙也是一身肉,力大无穷,大概得250斤,善于摔跤,古岱大冬天就敢光着上身到处找人挑战。再一个是古勒吉连,这家伙也是身材高大,打仗时候别人都用弯刀,他拿个大木棒,上面全是倒丁,简直是狼牙棒。剩下的好多像齐格等身材中等的都是善于射箭,马上功夫灵巧的勇士。

周浩跟在托尔克克身边抓着札图听他们布军,从送信人处得知伯父带领两个堂兄中的索隆和三名心腹出战,另一个堂兄留在了营地。于是托尔克克将五千人分成三千,一千和一千。三千迎击敌人,一千作为奇兵,一千人准备偷袭伯父德尔罕嘎的老巢。托尔克克让博木齐立刻带领一千人连夜奔袭德尔罕嘎的老巢,到了地方让七百人偷袭,并,且战且退,引巢中另一个堂兄阿坦沙追赶,待到阿坦沙离营,另300人就将营地洗劫一空。

托尔克克将三千人埋伏在雀儿山高地,打算等到敌人一到打他个措手不及。如今已经到了凌晨,周浩觉得冻得不行,虽然身上又是狍子皮、又是狐狸皮的,但也觉得不暖和,他与老弱妇孺一同退到都兰河南岸,族人在林子旁边搭了简易的遮风帐子,大家让周浩进到帐子取暖,但是周浩太想观战了,看到身边有好多羊,周浩便靠在几只羊旁边,肉乎乎的绵羊给周浩围住。

大约早上卯时三刻,从雀儿山以西出现了敌人的踪影,如今是冬季,游牧民族本不愿在冬季征战,一是天气太冷,再一个马也不够肥壮,以上两点都是兵家大忌,但是德尔罕嘎这个老家伙鬼的很,就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次多亏了有人报信,可见人心的向背。

敌兵走到距猎焰部2公里外,突然停下,似乎发现不对劲儿,正在犹豫间,突然喊声震天,三千人从高地冲下。在这冰天雪地挨冻了一早上的猎焰部勇士,把对方当成了泄愤的对象。只见射手在前边冲边射箭,狼牙勇士古勒吉连和黑熊赫铎紧随其后,带着一众人马杀将下来,把敌人的队伍一分为二。敌人赶紧组织防御,有些手忙脚乱,好在人马众多,可以抵挡。

正在这时在敌人的右侧又杀出一队,是托尔克克和古岱手持弯刀杀来,他们将已经一分为二的队伍又截成小段,和之前的三千人一起围成个圈,对圈内的敌人一顿狂砍。

周浩在河对岸远远地看着,觉得比电视剧精彩万倍,激动地直蹦,远处厮杀声阵阵,这声音仿佛激起了周浩体内雄性好战的基因,恨不得现在就跑过去参战,

作者想说一句,就你那小身板还想去和200斤的勇士比划?想想就算了。

这仗从早上打到晚上,天一黑,双方都停止作战,彼此损失不小,敌人虽是远道而来,但架不住人多,也都是剽悍勇士。我族虽突袭成功,但毕竟人数较少,所以双方谁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帕拉古拉陶部见托尔克克已经将猎焰部营地迁走,觉得占不到什么便宜,便趁夜色偷偷的撤兵了。这帕拉古拉陶部与托尔克克本没有仇恨,但是之前依附德尔罕嘎,没办法,只能一同出兵,如今见托尔克克逐渐强大,觉得德尔罕嘎大势已去,便想为自己部族的将来打算,不想和新猎焰部结仇。第二日一早德尔罕嘎发现盟友竟然丢下自己跑了,气的他直骂,于是只能按部就班的退兵,本来担心托尔克克追袭,后来看对方没什么动静,就放心的撤退了,殊不知前方有更大的礼物等着他呢。

再说说德尔罕嘎这个老家伙,他本来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