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1 / 2)

在沐玉臣荣登沧廿郡慎嫁榜榜首前的那些年,其实有不少女娘愿意嫁入侯府,成为将军夫人,那可是西铭边关的英雄人物,不仅身居高位,还是玉面郎君,如何让人不向往。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位将军的名声从大杀四方的不败将军进化为对所有人都铁石心肠的恶鬼将军,各家女娘纷纷退避三舍,唯恐给家里招致厄运。

如果想要细究这样的名声是如何得来的,却又是谁都说不上来。只听说,这是不少女娘血与泪的教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于是,沐玉臣的恶鬼将军名号越传越响,而他本人从未澄清,他的默认也助长了传言的疯长。

如今站在百福居院子里,看着“铁石心肠”的恶鬼将军被一群女娘围堵的窘迫模样,晓玖终于找到了谣言的源头。

这些女娘曾因感激而想嫁给沐玉臣,却都遭到了拒绝,晓玖以为她们散布恶鬼将军的谣言是为了报复,可吴若雪说她们是为了帮沐玉臣。

“是不是很难相信?但的确如此。”吴若雪看着沐玉臣拘谨的模样,掩嘴偷笑,“她们都知玉臣心结难解,无法真心接受任何人,所以选择当这个恶人,替他挡去桃花。”

晓玖觉得有些极端:“为何不选择替他解开心结,反而选择让他孤独终老?这似乎也算不上帮忙……”

说完这些,感觉自己太自以为是了点,急忙表示歉意。吴若雪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自言自语一般说:“有心为之与有力为之多少有些不一样,玉臣待你不同,说不定你可以将他拉出泥潭呢?”

“若雪姑娘说笑了。”

晓玖露出一脸苦笑,不明白吴若雪为何总觉得沐玉臣待她不同,想了想她又问道,“大家都知道将军心中隐藏着何事吗?”

吴若雪摇了摇头:“她们并不知道,玉臣不对任何人敞开心扉,我瞧云儿妹妹的样子,似乎已然知晓。”

要说知晓,晓玖的确从各处搜集到了信息,大概猜出沐玉臣对父兄之死耿耿于怀,认为是因为自己的莽撞和无能,才害父兄深陷险境,以至于双双丧生战场。

可听吴若雪所言,似乎也知晓沐玉臣的心事,那她又是从何处听说的呢?她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将军亦未对我敞开心扉,我不过是从别处听来罢了……若雪姑娘也知晓?”晓玖若有所思地问道。

吴若雪的笑带着一丝悲伤,越是装作无所谓,越显得苦涩,她的声音很轻,仿佛风一吹就散了。

“我算不上知晓,只是玉霄走后,玉臣有很长一段时间躲着不见我,后来听到了军中那些传言,我才隐约猜到。”

“嗯?”晓玖没听懂话中逻辑,“将军为何要躲?”

吴若雪神情黯然神伤地望着吵嚷的人群,仿佛回忆着什么,过了许久,只是简短地回答了一句:“玉臣知晓我对玉霄的心意……”

晓玖感觉脑海中一阵沸腾,半晌不知该做何反应,是该为自己的胡乱猜测而道歉?还是该劝她节哀?不管怎么做,似乎都不太合适。

吴若雪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冲着人群方向喊了几句,让女娘们别再为难沐玉臣,可女娘们哪肯轻易放过难得露面的沐玉臣,仍然不依不饶。

一位老婆婆挥舞着手中蒲扇,拨开人群,拉着沐玉臣要他去后院帮忙劈柴,沐玉臣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连连点头应下,眼神中充满对老人解围的感激。

女娘们嘴里嘀嘀咕咕,念叨着老婆婆坏人好事,可没再继续揪着沐玉臣不放,这才四散开,各自干起手中的活。

这时,一位女娘向吴若雪和晓玖走来,她曾经也受过将军救助,听说侯府终于多了位将军夫人,一直想亲眼看看。

她来到百福居后,靠着自己女红手艺成了一名绣娘,平日除了替成衣铺做些绣品,还自己做香囊沿街售卖。

今日得见将军夫人,便提议教晓玖做香囊。

晓玖一向怕麻烦,于女红一窍不通,害怕露馅儿,只好婉拒。

吴若雪却打算凑这个热闹,怂恿晓玖亲手做一个香囊送给沐玉臣,这样一说,又有几位女娘跟着起哄,也不等晓玖拒绝,便拉着她到了绣娘的房间。

房间里放着不少或完工或未完工的织锦,各色丝线摆放整齐,各类工具亦是齐全。除此以外,房中还有个小药柜,格子里满满当当放着各类香料和药材。

晓玖好奇地翻看着药柜,问绣娘为何要备这么多药材香料。

绣娘大方地告知这些都是天然香材,根据香方进行合香,放入香囊中,便可产生不同功效。随后又细致地给晓玖讲解各类香方及功效。

晓玖听得津津有味,可绣娘一提到要教她绣香囊外袋,她就觉得头疼,最后勉为其难在绣娘的指导下绣了一片竹叶当做交差。

屋里看热闹的女娘看着她折腾半日只绣了一片竹叶,无不是掩嘴偷笑。

晓玖面不改色地胡诌:“这叫留白,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