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1 / 2)

压在胸口的人呼吸渐渐变平稳,许久没了动静,想来是又睡了过去,沐玉臣的手才停了下来,这一夜注定无眠。

他小心翼翼将人从身上挪开,缓慢起身下了床,看着熟睡人的脸,眼底露出淡淡的笑,伸手替她整理着凌乱的鬓发。

过了许久,他悄然离开了房间。

来到院中,他看到融于夜色中的商启,若非听到暗号的哨音,他或许会在房中多待一会儿,当他意识到自己有此想法时,便觉不妙。

怪自己没有把控住难以抑制的思绪,明知过分的靠近会乱了方寸,他也一直坚守着初心,尽量远离,可为何又没忍住上前关心?

最终他归结于醉酒作祟,他并非狠不下心,只是对醉酒之人不能置之不理。

可等人睡去,他始终觉得不妥,哪敢继续贪恋片刻温情,靠太近,他怕自己动心,这对两人都不好,他是注定应该死在战场上的人。

甩掉脑中烦乱的思绪,他冲商启招了招手,等商启上前递来密函。

展信阅之,原来沉寂许久的北漠又在墨隐关附近蠢蠢欲动。

“墨隐关?是巧合吗?”

沐玉臣将密函上的字又细细看了一遍,忍不住回头望着房门,仿佛能看到尚在熟睡中的人。

商启平静地说道:“景少爷已经在火字营落稳脚跟,还有军中兄弟照应,出不了事,只是北漠该如何应对?”

沐玉臣从怀中拿出火折子,将密函烧成灰,命商启传信给火字营,要他们小心戒备,暂且按兵不动,他不日会亲自前往墨隐关。

商启领命,正要退下,忽又停下脚步,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关于景少爷投军一事,我觉得并非夫人跟着景少爷任性胡为,听说乐师芊寍现身墨隐关,曾到军营寻景少爷,夫人可能是为了成全二人。”

说罢,商启未等沐玉臣回应,闪身消失在夜色之中,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

沐小景离家投军之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很快就传遍了沧廿郡,太守府自然也寻到由头向沐府退了亲。

那时沐玉臣便隐约觉得这才是严季云的最终目的,可是非曲直哪有那么重要,横在他与严季云之间的从来都不是误会与矛盾。

看着渐渐沉入西边的那轮圆月,沐玉臣默不作声走出了院门。

*

听着耳边“砰砰”的心跳,晓玖竟不知不觉安心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时,天已微亮,屋里早已只余她一人。

头还有些沉,大抵是残余的酒精作祟,晓玖不知道沐玉臣何时离开的,本来是想演一波戏,让沐玉臣可以放心在床上睡一晚,如今看来是演砸了。

晓玖抬手敲了敲脑袋,嘴里小声自我埋怨:“你可真能睡,还睡得这么死,人啥时候跑了都没察觉!”

等她前去用早膳时,还是看到了沐玉臣,所幸并未将人吓得逃离千柳镇,她便松了口气。

沐玉臣一脸疲倦,显然一夜没睡,这让晓玖竟生出些愧疚。

早膳过后,吴若雪找上晓玖要带她出门,她才隐约想起昨夜似乎确实答应吴若雪要去一个地方,至于究竟是哪里,她却毫无头绪。

除了晓玖,吴若雪还叫上了沐玉臣。

晓玖见他疲惫的样子,甚是不忍心,本想劝沐玉臣留在吴府休息,可沐玉臣听到吴若雪的召唤很是顺从,她又觉得自己不该坏人好事,劝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三人乘马车出行,马车行了一路,吴若雪与沐玉臣便聊了一路,几乎可以算得上无话不谈,晓玖还是第一次见到沐玉臣如此健谈。

他们聊的话题,有时涉及商号经营,有时横跨当今局势和坊间趣事,甚至会谈到近期盛行的戏剧和话本……

即便聊到的话题沐玉臣不大感兴趣,他依然会捧场地聆听吴若雪滔滔不绝的谈论,而晓玖大多时间都插不上嘴。

直到话题落在一个连晓玖都知晓的人身上,她才终于觉得自己不是局外人。

吴若雪突然问起冬竹的近况,带着些许调侃的语调对沐玉臣说道:“你救下的女娘中,她算是最执着的一个,我曾以为她会是成功拿下恶鬼将军的人呢,没想到还是被你赶走了。”

“你就别幸灾乐祸了,若你当初不劝我留她在侯府,也没有后来许多事……”沐玉臣面露难堪。

吴若雪追问冬竹给他惹了什么麻烦,沐玉臣始终不答,她便转向晓玖,试图从晓玖口中打听消息。

关于冬竹,晓玖可算最有发言权,那丫头可没少给她添麻烦,不过说到底已经过去,最终冬竹得到了惩罚,多说也无益。

不过,比起吴若雪对冬竹的在意,晓玖更好奇为何是吴若雪劝沐玉臣将冬竹留在了侯府,于是她好奇地问起。

有关冬竹的过往,晓玖曾听沐小婉提起,冬竹原本出生于大户人家,五年前西铭与北漠大战时,家里遭了难,流离失所,幸得沐玉臣相救。

无巧不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