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1 / 2)

一声惊呼从房中传出,金婵急急忙忙冲进门,只见晓玖满头大汗从床上摔了下来,她上前询问发生了何事,视线在屋里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这时,才听晓玖惊魂未定地回了句:“没事……不过是个梦……”

这天,晓玖让金婵悄悄回侯府找了商启,传信要他帮个忙但绝不可告诉沐玉臣,其实这也是一场考验,她要确定商启是否真心想帮自己,而他到底可不可信。

她托商启帮忙找了个人,并约那人午时初在太仙楼相见。

按照约定时辰,晓玖带着金婵早早到了太仙楼,包下临湖雅间,又点了一桌子菜,静候来人。

“小姐瞒着将军私下见军中将士不好吧……”金婵坐立不安地在门口张望。

晓玖坐在桌前泰然自若,招手唤金婵坐下,就像她来此只是为了吃顿饭,用不着大惊小怪一般。

金婵闻言没有动,因为紧张,手紧握在身前:“小姐就不怕将军知晓怪罪?”

“怕!怎么不怕。”

金婵这才注意到,晓玖坐得笔直,身体僵成一座石碑,未有一丝松懈,想来也十分紧张。

她正想上前安慰,忽闻晓玖说了声:“我怕那人不来!”

金婵就像被戏耍了一般,吞下多余的担心,继续站在门口张望,碎碎念叨:“小姐也不怕因此得罪将军,或让将军误会,再或者商启大人告密,小姐又该如何收场?”

晓玖用手背托着下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不过出来吃顿饭罢了,将军有何好怪罪的?”

金婵知道说不过她家小姐,欲言又止地噤了声。

正在这时,一身常服的副将曹弘迈进了门,恭敬地冲晓玖拱手行礼。晓玖欣喜起身相迎,将人领到桌前坐下,又让金婵替曹弘把酒满上。

曹弘处事极为圆滑老练,纵然对晓玖找他一事不明所以,他也是笑脸以对,给足面子,与晓玖把酒言欢,让晓玖完全没有只见过一面的生疏感。

三杯酒下肚,曹弘才终于问起晓玖用意,晓玖便开门见山道:“我有位朋友想进军营,望能得曹大人举荐,谋个一官半职。”

“将军夫人说笑了,此事你大可请将军帮忙,哪里用得着曹某出面?”曹弘像是听到玩笑话一般,并没有当回事。

晓玖说:“此事非曹大人不可,因为我这位朋友叫做沐小景!”

听到“沐小景”三个字,曹弘面露难色,沐家一脉从军一脉从商的规矩他也知晓一二,若是沐玉臣不愿意,他本不该趟此浑水。

晓玖看出他的顾虑,一边为曹弘斟满一杯酒,一边细声细语说道:“沐小景有此志向,曹大人何不成人之美?就算曹大人不帮忙,沐小景也必定会想别的办法入得军营,今后说不定成就一番事业,也坐上将军之位,毕竟,他也姓沐不是?若是曹大人出手相助,他定会记得这份恩情……”

曹弘是个圆滑的人,军中谁也不得罪,他并非出自将门,能靠实力坐到副将之位,自是有他过人之处。

这也正是晓玖选择他的原因,他很能审时度势,就像晓玖初次入军营时,他一眼便能看出她的窘迫,并不留痕迹地相助。

“曹大人总不会为了沐玉臣,断了沐小景的前程吧!”

这句话晓玖没有说出口,但在她心里根深蒂固,是以她选择曹弘作为突破口。

曹弘看着杯中酒,埋头思考了很久,直到他紧皱着眉头一口饮下一杯酒,才开口说:“也不是不可,只是此事必定瞒不住将军……”

“我明白!”

晓玖心中清楚,沐小景要入沐家军怎么可能瞒得住沐玉臣,她要的是木已成舟先斩后奏。她笑着说:“曹大人不必隐瞒,只是我想让沐小景去的是远在墨隐关的火字营,而非沧廿郡外的主帅营。”

曹弘好奇地问她为何是火字营,晓玖坦率直言:“墨隐关距沧廿郡遥远,等消息传入将军耳朵里,一切已成定局,这样就算他不同意,也不能拿沐小景怎么样。”

她请曹弘替沐小景写一封举荐信,让沐小景到火字营谋个职位。至于将军那边,她让曹弘不必担心,就算将军知晓,后果她一律承担。

“还希望曹大人不要特意禀告将军,他若不问,你便不言,他若问起,你可知无不言。”最后晓玖请求道。

她的胆大妄为,让曹弘只能“欣然”接受,毕竟一番取舍,他也没理由不卖沐小景个人情,或许于将来会有妙用。

二人在太仙楼谈了许久,仿佛相见恨晚的知交好友。

晓玖同他聊沐玉臣的不解风情,他便同晓玖聊沐玉臣在军中的铁骨柔情。

从只言片语中,晓玖能感受到军中士兵将领对沐玉臣的又爱又恨,就连这位副将亦是如此,不过,他与沐玉臣交往甚深,知其脾性,多是敬意。

随即又谈起曹弘家中妻儿,他家境贫寒,过去受过沐玉臣不少照拂,所以听闻将军夫人有事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