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章(1 / 2)

大概是睡前听到的故事太刺激,晓玖才做了怪梦。梦的内容仿佛某种预示,让晓玖心中堵塞,久久不能释怀。

“晦气!”

金婵一进门便听到晓玖幽怨地骂了一句,急忙上前关心,得知晓玖不过是做了个噩梦,忍不住笑出了声。

晓玖见状故意使坏给她出了道难题:“我离开侯府大半月,将军都漠不关心,你不如替我想想办法,让将军接我回去?”

话音刚落,金婵脸上笑容随即消失,愁眉苦脸道:“小姐就别为难我了,将军的心思,我可不敢揣测。小姐想回府,何不自己回去?”

晓玖苦笑道:“我还有事要办,等事情办完,将军怕是会主动来寻我。”

金婵对此大惑不解,但晓玖没有解释,只是问她有没有见到沐小景,她说一大早便看见景少爷出了门,想来又去胭脂铺了。

“他倒是积极……”

晓玖一声感叹,草草收拾一番,去沐小婉的闺阁见了沐小婉,只是聊了几句,便带着金婵出了沐府。

时辰尚早,胭脂铺刚刚开门,穿戴素净的芊寍早早来到店中,晓玖安排的丫鬟正在为她上妆。

平素还在房中睡大觉的沐小景此刻坐在一旁,随意翻着账本,听掌柜唠叨着进货出货的情况,眼睛却时不时瞥向与丫鬟挑选着妆容所需胭脂的芊寍。

偶尔芊寍注意到沐小景投来的视线,她会报以浅浅一笑,随即天南地北闲扯上几句。

每次偷窥被发现,沐小景总想逃,可芊寍主动搭话,他绝不会不赏脸,便又打开话匣子,然后肉眼可见地心花怒放。

有时,芊寍让沐小景瞧瞧妆容是否满意,沐小景再无半点风流才子游刃有余的模样,只会一味傻笑着说“好看”,连掌柜和丫鬟都在偷笑。

晓玖与金婵远远站在街道上,看着胭脂铺内忙碌又和谐的景象,若日子就这么一直下去,或许于沐小景而言算是美满。

然而现实哪有这么美好。

晓玖带着金婵在街角馄饨摊吃了碗馄饨,从这里恰好可以看到胭脂铺进进出出的人,她左顾右盼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金婵好奇问她在等谁,晓玖答非所问地说了句:“人呐,一旦没有危机,就会忘了自己有多无力。”

金婵莫名其妙,晓玖亦未多加解释。

晓玖用筷子敲了敲碗,让金婵先将馄饨吃干净,等到肚子饱了,答案自然就揭晓了。

带着满腹疑惑,慢吞吞吃下一碗馄饨,金婵正在付馄饨钱,余光瞥见沐小婉挽着安瑶的胳膊,二人有说有笑往万紫千红胭脂铺走去。

金婵惊得大呼“小姐”,至于她口中的小姐,似乎全然没当回事,甚至不打算去围观,她冲金婵招招手,拍了拍肚子打道回府。

“今早小姐去找婉小姐,是让婉小姐带太守千金来胭脂铺?小姐为何要如此安排?恐怕等会儿景少爷会很难受……”

金婵跟在晓玖身后,一步一回头,她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晓玖看出她的担忧,笑着安慰:“放心好了,那里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会让沐小景看清自己有多无能为力,只有这样,他才会想起该找谁帮忙。”

金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跟随晓玖回了沐府。

夜里,晓玖坐在房中写着信,写完再装入信封以火漆封好,可信封上并未留收信人姓名。她将信函搁在桌上,看着话本等待客人登场。

正如她所料,夜深人静之时,房门被敲响,金婵早被她打发去休息,此刻她自己上前应了门,见到站在门外的沐小景,她没有丝毫意外。

将人让进屋内,晓玖笑盈盈给沐小景倒上一杯茶,这让沐小景感觉有些奇怪。

“嫂嫂在等我?”

“嗯,”晓玖坦率直言,“我估摸着小叔差不多该来寻我了。”

沐小景脸上露出冷笑:“今日小婉那丫头带着安瑶出现在铺子里,我就该想到,是嫂嫂指示小婉干的吧?”

晓玖眯眼笑着,端起茶凑到沐小景面前,轻声劝道:“小叔别生气,我也是好意,这事你早晚都要面对,我只是提醒小叔别忘了。”

沐小景只是冷眼看着晓玖,并不伸手接她递过去的茶。晓玖也不气恼,她索性自己喝了一口润润嗓子,自说自话:“小叔不想同芊姑娘双宿双栖么?”

“怎么?嫂嫂想劝我带着芊姑娘私奔吗?”沐小景的言辞里带着嘲讽的味道。

“逃?”晓玖掩嘴偷笑,“芊姑娘确实想归隐山林,过上闲云野鹤的日子,可她应该不愿意一辈子东躲西藏,背负拐走他人未婚夫婿的罪名。”

沐小景坚定说道:“我也不允许!”

“那小叔没想过退亲?”晓玖带着几分试探。

随即遭到沐小景一番讥讽,笑她置身事外,不懂局中人的无奈,说得轻巧,实际却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

沐家与太守府的联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