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1 / 2)

沐小景带来消息时,正是芊寍到侯府授课之时,沐小婉与芊寍皆表示受到邀约。这所谓的百花宴可不止邀请了有头有脸的权贵赏花,还为适龄尚未婚配的一众小辈安排了雅集。

此时,秋月苑中四人面面相觑,都因为对方受到邀约而感到奇怪。

沐小婉疑惑地眨着一双杏眼:“瑶儿邀我是趁机叙旧,何况我尚未婚配,小景哥哥已有婚约为何也在邀请之列?”

在芊寍面前提及婚约,沐小景抄起曲谱便敲在沐小婉头上,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太守老头多事,安瑶既然邀你,自然是她亦会出席……”

“哦,原来是为你俩制造机会,看来旁人不过是障眼法。”沐小婉嗤笑道。

看着沐小景因为沐小婉的话恼羞成怒,揪着她的脸颊数落起她整日无所事事,沐小婉则奋起反抗,两人打做一团,而芊寍在一旁劝架,晓玖不禁觉得好笑。

晓玖笑沐小景欲盖弥彰,笑沐小婉懵懂无知,也笑芊寍浑然不觉。

“行了,要吵回你们沐府吵去,谁能告诉我,为何有妇之夫的将军也会被邀请出席这百花宴?”晓玖打断了二人的争吵。

沐小景与沐小婉终于被芊寍分开,二人整理了一番扯乱的衣裳,芊寍则像个温柔的姐姐,依次为沐小婉和沐小景整理好拨乱的发丝,只是她伸手向沐小景时,被沐小景红着脸闪避开了。

沐小景急忙转移视线,对晓玖说道:“安太守似乎另有安排,你去问问沐玉臣不就知道了,这倒不甚奇怪,可为何芊寍姑娘也被邀请去百花宴?”

其他三人的视线纷纷聚集到芊寍身上,芊寍一脸淡然,走到一旁抱起了琵琶拨动琴弦,几声悠扬的弦音传了出来。

“除了为宾客弹琴,还能为何事?”芊寍嫣然一笑,似乎在笑沐小景明知故问。

见沐小景眉头紧锁,欲言又止,晓玖大概猜出他心中忧虑,于是晓玖抢过话头:“那安三少大抵也会赴宴,芊姑娘不如回拒。”

芊寍笑得娴静释然,眼神中满是感激,摇着头安慰道:“自上回将军夫人与将军替我挡下安三少发难后,他再未与我为难,夫人不必担心,芊寍此生只此一技,并以此营生,又怎好回拒。”

闻言,沐小景依然不放心,可以他的立场似乎无权干涉,晓玖懒得看他纠结,便故意对芊寍说道:“芊姑娘也可放心,小婉和小景都会赴宴,有这两徒弟在,断不会容师父受欺负。”

沐小婉一脸天真地冲芊寍点点头,而沐小景却看向晓玖,那别扭的眼神好像在怪晓玖多嘴一般,晓玖对他轻蔑一笑。

“到底安太守为何不让将军带女眷?”

晓玖忽想起最重要的问题,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

沐家两兄妹亦茫然不知,芊寍神色有异,似是想到了什么,她放下琵琶行到晓玖身前,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

“我从昔悦姐姐口中听到些传闻,此次百花宴安排了不少舞姬乐姬一同赴宴,不久前一支来自北漠的使团出现在沧廿郡,而后被安太守安顿进了谪仙居……使团中似有不少美貌女子……”

芊寍未将话说透,可晓玖已然明白安太守的用意,这场百花宴设了两场局,皆是赏花,可两边赏的花似乎各异,也难怪不让宾客带女眷,只为尽兴。

思及此处,晓玖哪里还能泰然处之,她让沐小景明日将她扮做小厮带入谪仙居,沐小景一口回绝,直觉告诉他这位表嫂绝干不出好事情。

“你干嘛不扮做小婉的丫鬟?”沐小景指了指沐小婉,欲将这个麻烦踢开。

沐小婉倒不介意,可还未等她开口,晓玖便捋着发丝,矫揉造作地答道:“以我这沉鱼落雁之貌扮丫鬟,岂不是一眼就会被识破?”

沐小景一脸嫌弃直摇头,沐小婉装出一副作呕状,就连恰巧走进院中为四人送果盘的金婵都在掩嘴偷笑,只有芊寍一脸言之有理的表情点头赞同。

晓玖见状气急败坏,直接拿沐小景开刀,她拉着芊寍的手道:“其实我还是喜欢芊姑娘私下为我授课,有旁人在我实在难以用功,要不,秋月苑今后还是谢客吧,芊姑娘觉得如何。”

芊寍微微一笑,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沐小婉赶紧拍打着沐小景的后背,说:“让姐姐扮丫鬟太不谨慎了,当然还是伪装成小景哥哥的小厮比较合适!”

沐小景背上吃痛,一边揉着背,一边迫于无奈说道:“嫂嫂说怎么去就怎么去,这总行了吧!”

晓玖满意地收回拉住芊寍的手,随即与沐家兄妹约定好碰面的时辰。

当日晚膳过后,晓玖带上蜜饯守在了侯府门外,大半月未见沐玉臣,如今想与沐玉臣谈上两句只能出此下策。

在门外站到脚酸,月亮也高挂夜空,巷子里漆黑一片,而将军的马车却迟迟没有出现。

蒋总管打着灯笼出门劝夫人回房休息,说将军定是军中事务繁多,还不知多晚才会回府,让夫人莫再等了。

金婵一脸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