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1 / 2)

晓玖不知道自己面对严乙山时,是何种表情。前一刻,她还沉浸于亲情的感动中,下一刻,已陷入被人拆穿的恐惧里。

心中有鬼的晓玖依然嘴硬,强装镇定,拒不承认,装傻充愣地反问二哥何出此言,可僵硬的表情和不自然的笑声无不在掩饰她的心虚。

相较之下,严乙山则显得从容冷静,不管是话语还是神情都不带责备之意,他一脸宠溺地摸了摸晓玖的头,声音中满是疼惜:“将军已将真相告诉我,你这为他人着想的性子还是没变,从不为自己考虑。”

“嗯?”晓玖总觉得严乙山误会了什么,试探着询问他从将军口中听到的消息。

原来此前严乙山曾因不放心,与沐玉臣密谈了一次。沐玉臣本就没打算欺瞒,便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思虑。

沐玉臣自认终有一日会战死沙场,那是属于他的唯一命运,他无法成为严季云的依靠,所以他也向严季云提过和离,可严季云比他想象中执拗。

他希望严乙山作为兄长可以规劝,若有一日自己真的如愿战死,他不愿严季云成为自己的未亡人,请旨和离另嫁他人才是正确的路。

可听完沐玉臣诚恳之言,严乙山笑说自己不认为劝得住严季云,她从小便是不争不抢的性子,听闻她要出嫁后,身为兄长一直担心她会受欺负。不过来到沧廿郡后,他觉得小妹有些不同了,或许她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去争抢的生活。

“我知你在我面前表现夫妻和睦,就是怕我担心,我也选择相信你的选择。”严乙山眼神坚毅,“虽然将军自认于你无意,但他不知道,既然同意陪你演这场戏,便已说明他不能置身事外。”

严乙山的话让晓玖愣了愣神,忽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心中生出一丝窃喜。

“我盼你能得偿所愿,但若天有不公,我也希望你记得身后有我这个兄长,你不必拼上一切坚持亦有退路。”

严乙山的话就像他一杯接着一杯的酒,缓缓润进晓玖心底。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原作中严季云的二哥也到过沧廿郡,也对严季云说过这些话,会不会严季云不会选择自尽?

只是可惜,他是严季云的后路,却不是晓玖的后路,她只是发自真心地冲严乙山一笑,默不作声点着头。

月夜下,二人对坐院中小酌谈心,或是回忆往昔,或是畅想未来,看上去像一对真实的兄妹,直至半宿微醺,二人才道别离去。

半途,晓玖久违唤出帮不上忙的系统,查了查严季云的好感值,等待的瞬间竟像是查看考试分数,掺杂着些许紧张。

眼前出现几排生硬的字:

【严季云近期好感值变动如下】

【好感值 +20】

【好感值 +30】

【好感值 +50】

【好感值 +50】

【好感值 +50】

【好感值 +50】

【好感值 +100】

【好感值结余 -203】

震惊之余,晓玖细细回忆,依然无法得知这段时日将军到底都经历了何事,为何突然增长了这么多分值,浑然不觉自己做过什么得分题。

她觉得也许正如严乙山所言,若沐玉臣没有对自己动心,又怎会同意陪自己演戏?

晓玖心情难得愉悦,迈着轻松的步伐到了寒松苑,叩响了沐玉臣的房门。

看到半夜三更晓玖带着三分醉意出现在门外,沐玉臣一怔,数落的话刚到嘴边,便被晓玖强行推门而入。

晓玖双手堵住耳朵嘴里哼着小曲,打断了沐玉臣的话,径直走进里间,打好了地铺,自己却大摇大摆占了床榻。

“将军不顾约定,告诉二哥实情,那我也不会如约放弃纠缠将军。”晓玖理直气壮地对沐玉臣说道。

沐玉臣站在屏风旁,望着借酒劲撒泼耍横的晓玖,面露诧异:“我与夫人约定做戏,但从未约定不能说出实情,怎算违背约定?”

想到沐玉臣对自己上涨的好感值,晓玖莫名生出一股恃宠而骄的得意劲儿,娇嗔地说:“也对,我与将军的约定太多疏漏,如此重要的事都未先说清,实在不该,还是就此作废吧。”

说话间,晓玖从怀中拿出那份约定,当着沐玉臣的面撕成两半,脸上带着奸计得逞的笑意。

她想象着沐玉臣拿她没有办法时一边叹气一边摇着头,可到底是自己在意的人,就算不甘心,也只能选择宠溺,于是无可奈何地躺进被窝里,将沉默当做最后的抗议。

然后她会转而哄哄她脸皮薄的夫君,给他讲讲枕边故事,此事便算翻篇,二人从此冰释前嫌,又可腻歪在一起。

然而,想象远不及现实,晓玖坐在床边等着沐玉臣束手就擒,不料迎上沐玉臣冰冷的目光和傲然远离的背影,死一般沉寂的房中只回荡着一句话:“既如此,我与夫人也没什么可说了。”

沐玉臣毫无留恋地离开了房间,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