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700 字 10个月前

此后数日,晓玖推了芊寍的授课在院中休养,沐玉臣自那晚后再未出现关心,然而有一个人却每日不缺席出现在秋月苑,不是给晓玖带来好吃的,就是买来新话本给晓玖解闷。

如果说这人是沐小婉,晓玖尚能理解,她本就没什么坏心肠,见表嫂遭了难,适时关心亦属正常。

可是,这人是沐小景,如此大献殷勤,让晓玖背脊发凉。

这一日,过了晌午,晓玖刚用过午膳,病已痊愈无需再喝汤药,晓玖坐在树下喝茶纳凉,正想着要不要去沐府再打听一下关于沐玉臣与三公主的传闻,沐小景便提着一筐葡萄踏入院门。

看见来人,晓玖毫不掩饰脸上厌倦的神情,起身就想往房里逃,边走边说道:“今日芊姑娘不到府上授课,小叔请回吧。”

“哪有刚来就送客的道理。”沐小景熟络地招呼金婵去洗葡萄,自己则走到院中石桌坐下,倒上一杯茶,夸赞嫂嫂院里茶香。

刚走到房门口的晓玖见他不慌不忙,知道躲也躲不掉,以这小子的脾性,不达目的绝不退让,只得垂头丧气地踱回桌旁。

“小叔这几日老往我院里跑,比去你的胭脂铺可勤快多了,你不为芊姑娘,总不会是为我而来吧?别别别,我这名声可很重要。”

晓玖在他对面坐下,隔着石桌紧盯他的一举一动。

沐小景只是轻轻一笑,回答:“嫂嫂说笑,难道我的声誉就不重要?放心,我可不会将自己的声誉搭在嫂嫂身上。”

晓玖一脸深表怀疑的模样,故意装作矜持地离他坐远了些,又问他究竟为何老往她院里跑。沐小景用他平日不正经的语调说笑:“我这不是怕嫂嫂独守空闺寂寞么?”

晓玖作势就要将一杯茶水泼他脸上,沐小景急忙求饶,二人一番吵吵嚷嚷,待到院中再静下来,沐小景才露出苦笑,终是摩挲着杯子,垂眸说道:“其实,我该向嫂嫂请罪,此番受难,皆因我而起,是我没能力保护好嫂嫂……”

沐小景的脸上难得没了平日高傲而风流的模样,从他悔不当初的神情中可以看到愧疚与不甘。他觉得晓玖是为他出头才遭到报复,于是带着歉意来到府上。

“我说的话也不假,的确没我作伴,秋月苑这几日冷清得如同入了冬,嫂嫂不会觉得沐玉臣懂怜香惜玉吧?”刚展露了一点真诚,沐小景立马又没个正形开始嘲笑。

晓玖试图以深呼吸调整几欲狂躁的心态,远远看见金婵捧着洗好的葡萄回到院中,晓玖故作心平气和地对金婵说了句:“送客。”

见晓玖再次起身,沐小景急忙伸手阻拦,笑着劝道:“别啊,我真来向嫂嫂请罪的,吃点葡萄消消气!我带来了嫂嫂或许感兴趣的消息。”

在沐小景一番厚脸皮的劝说下,晓玖端着架子吃着葡萄,让沐小景说来听听。

原来,沐小景想说的是有关安平与泰申的最新情报。

听说晓玖被沉湖的第二日,沐玉臣便亲自带人将安平与泰申押到了府衙,安太守与盛泰钱庄老爷双双赶往府衙说情,奈何沐玉臣是一丝情面都不给。

安平与泰申因勾结山贼为祸百姓和□□的罪名被各打三十大板,几乎要了二人小命,而安太守和盛泰钱庄老爷还得谢将军不杀之恩。

被打得昏死过去的两人到最后也没懂,自己为何会因为一个小小奴仆受了罚,估计养伤都够他们养上两三个月,再没空祸害旁人了。

除此以外,沐玉臣还带军进了山,铲平了整个逍遥寨,这伙山贼可没少干下杀人掠货的勾当,如今终于被剿除,沧廿郡百姓无不称快。

只是没人知道,为何连官府都多年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山寨,怎么一晚就让人给一锅端了,而且逍遥寨寨主还被斩首示众。

有流言称,这逍遥寨得罪了镇北侯,无异于老虎屁股上拔毛,一个小小山寨终究是敌不过久经沙场的沐家军,一夜间被连根拔除。

至此,恶鬼将军的名号更加响亮了些,将军嗜血成性的恐怖形象在坊间传得有模有样,似乎又替镇北侯的“光辉事迹”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将军位居沧廿郡慎嫁榜榜首的地位似乎终于到达了无法撼动的地步。

听完沐小景有声有色的转述,晓玖哭笑不得,感觉沐玉臣实在有些冤枉,不过,沐玉臣为了她竟做到这个地步实属没想到。

晓玖轻咳两声,露出一脸奸佞的笑,高昂着头对沐小景说道:“这样小叔还说将军对我不上心?这不是敲锣打鼓向全沧廿郡宣告对我的痴心么?哎,我这该死的魅……”

话说了一半,嘴里就被沐小景塞进一把葡萄。

“沐玉臣配不上你此等用心。”

一提到沐玉臣,沐小景表情骤然变阴郁,仿佛二人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晓玖十分在意,质问沐小景为何总对将军有敌意,往日他不屑于同外人多费口舌,如今倒似愿意耐心劝说,不让她受人蒙骗。

“沐玉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