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714 字 10个月前

受惊的马儿在林子里疯跑,直到晓玖的呼喊声惊动了别人,有胆子大的人替她拦下了马,可那匹倔马前脚腾空而起,不会骑马的晓玖失去平衡摔落在地。

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晓玖感觉浑身骨头都在疼,疼得眼泪不争气地往下落,还不忘在心里把沐小景骂了一百遍。

最后,还是闯祸的沐小景将晓玖送回了侯府。

老夫人、大夫人和二夫人听到风声,纷纷赶到镇北侯府,目的却不尽相同。大夫人是听说儿媳受伤,心下担忧,赶来探望;老夫人和二夫人是听说害将军夫人受伤的正是沐小景,害怕沐玉臣会怪罪沐小景,登门劝阻。

晓玖只是受了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被沐小景送回府后,沐玉臣让蒋总管为她找来郎中,处理好伤口,让她静养几日。

除了回府时,经蒋总管之口得知将军夫人受了伤,沐玉臣全程未出现在秋月苑过问晓玖伤势如何,他本在中堂询问沐小景来龙去脉,不料还未问出所以然,就迎来气势汹汹的老夫人一行人。

晓玖难掩好奇,带着一身伤,让金婵搀着自己偷偷溜到了中堂外,想要看沐小景自食恶果。

中堂内很是热闹,沐小景绝口不提与晓玖有何纠葛,但对害晓玖受伤一事供认不讳,主打一个“错了,下次还敢”。

二夫人对儿子百般偏袒,直言定是无心之过,笑着劝沐玉臣不要与自家兄弟计较;老夫人则根本不管事实如何,优先怪罪沐玉臣不看好自家媳妇,由着她在外面抛头露面,没轻没重,以致自己受了伤,可谓咎由自取。

晓玖躲在屋外听着墙角,越听越是来气,虽说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她自找的,可动手的是沐小景,受伤的是她,怎么到老夫人口中她就变成罪人了,还连带着将军一同被责备,属实离谱。

她闻言险些冲进中堂向大夫人哭诉,但被金婵死死拉住,劝她不要冲动,她便忍气吞声打算看看将军要如何主持公道。

可惜,她并没有等到将军为她出头。

不久前,沐玉臣带人上沐府打了沐小景二十棍,沐小景身上的伤将将养好,老夫人哪里容得沐玉臣再对沐小景动手,一副“要动他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的架势将人护在身后。

二夫人则充当说客,配合着老夫人上演了一出软硬兼施的戏码。

此时的沐玉臣哪有平日对待晓玖那般强硬和决绝,他一直沉默着,任凭老夫人谩骂,任由二夫人劝说,终是没有惩罚沐小景,也未答应约束晓玖。

他淡然的神情告诉晓玖,这样的情形他早已习以为常,并且不打算改变什么。

僵持了片刻后,沐玉臣放任老夫人和二夫人将人带走,临走时,沐小景一脸轻蔑,口中讥讽:“何必装模作样,以为我会感激你吗?做梦!”

人散后,大夫人留在府中,对于沐小景一事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关心晓玖的伤势欲去探望。

晓玖闻言,刚想开溜,却听中堂传来沐玉臣漫不经心的声音:“能躲在外面偷听,想来并无大碍,娘亲不必挂心。”

晓玖脚下步子一顿,心知自己早已露馅,便不再挣扎,让金婵搀着自己步入中堂,向大夫人请安。

与沐玉臣的冷漠不同,大夫人见晓玖脸上的擦伤和绑着纱布的手脚,甚是心疼,急忙上前询问晓玖还有哪里不适,难免又再问起如何受伤。

若没有听到沐玉臣如此轻易放走沐小景,晓玖或许会如实相告,说自己一时拆穿了沐小景的心事,沐小景才故意惊吓马匹吓唬自己,不过没想到会有些难以收场。

可惜,沐玉臣并不介意她被沐小景误伤,这便激起了晓玖的倔脾气,她故作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句句袒护沐小景。

“此事与小景无关,都怪我缠着小景要他教我骑马,是我逞强摔伤,小景定是怕我受责备,才闭口不言,大夫人可千万别怪罪小景!”

晓玖说得情真意切,眼看着大夫人的脸色凝上了一层霜,时不时怪异地瞥向沐玉臣,嘴上安慰着晓玖,青葱玉指不住地敲击着沐玉臣的手臂。

“云儿想学骑马,你若跟着,哪儿会出这些事!”

“是她自己不听劝,与我何干?”

“你身为夫君,如何与你无关!”

“她又没找我,娘亲怎么这都能怪我……”

沐玉臣无奈闪躲,可大夫人紧追不放,二人在屋子里绕着桌椅你追我赶,场面有些滑稽,与将军平日疏远客气的模样不同,此时这两人像极了真正的母子,在一旁看戏的晓玖莫名觉得一阵暖意,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小景那孩子,我会多照看,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可你自己的媳妇得由自己多加照顾!”

大夫人追累了,坐下喘了一口气,蒋总管十分有眼色地递上一杯茶。

沐玉臣揉着脖子,满脸写着无可奈何,视线扫过晓玖又着急闪躲,随后强装镇定应道:“娘亲放心,她在侯府自有人照顾,娘亲还是当心自己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