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75 字 10个月前

沐玉臣醉酒后看上去挺正常,可思维模式完全沦为难缠的孩童,偏偏还仗着自身武力值无人可敌,于是将晓玖强行扣留在了寒松苑。

他要让他亲娘同他一起睡,抓着晓玖的手不肯放。商启见状不愿掺和赶紧溜了,只有不明所以的金婵误以为她家小姐终于守得月开见月明,一边偷笑着一边为她家小姐摇旗助威,然后被商启赶走了。

等到房中只剩下晓玖和沐玉臣二人,沐玉臣拉着晓玖的手往床内侧移了移,侧着身子拍了拍枕头,一脸天真地望着晓玖。

晓玖哪儿见过这种场面,平日捉弄沐玉臣并不觉得羞耻,可真要与沐玉臣同床共枕时,又完全没了胆量。

“这……不好吧……将军现在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等明早酒醒后翻脸不认人,将锅甩我头上,我岂不是冤死了!”晓玖的膝盖抵住床沿,一边将人往外拉,一边掰着沐玉臣的手指。

沐玉臣稍一使力,便将晓玖整个人拉得摔倒在他身上,他还懵懵懂懂地问道:“什么锅?阿娘是饿了吗?我去给阿娘煮点吃食?”

说话间,双手抓住晓玖的肩膀,又将人推了起来,随即就要下床出门,晓玖被折腾得够呛,急忙说自己不饿,说自己困了让他赶紧休息。

可沐玉臣呆呆坐在床榻上,说要看她先入睡,说着又将晓玖拉到床上躺好,还小心翼翼地将整床被子盖在晓玖身上,掖好被角,盘坐在床上,当真如他所言,目不斜视地盯着晓玖的脸。

在这极具压力的视线下,晓玖哪里睡得着,心中七上八下,脑子也乱做一锅粥。感觉今晚是逃不掉了,晓玖索性坐了起来,打算趁着沐玉臣还是只温顺的小羊羔,赶紧提前自保。

“呵呵,阿娘可以留在这儿陪你,可坏人恐怕不乐意,玉臣是不是该保护阿娘?”

晓玖拿出应付小孩子的耐心,边说边笑。她见沐玉臣虽然面色疑惑但还是温顺地点了点头,赶紧扒开被子下床找来纸笔递到沐玉臣面前。

她让沐玉臣按照自己所言,写了份“君子协定”,一是沐玉臣承认自己一意孤行要晓玖留宿寒松苑,二是沐玉臣自愿替晓玖迎战安三少,喝醉与人无怨。

写了两条,晓玖还觉不够,索性又让沐玉臣加了一条——沐玉臣此前答应晓玖应战所提的条件,无论是什么,都作废,一切皆沐玉臣心甘情愿。

沐玉臣将被子扔到一旁,坐在床榻上,按照晓玖的指示,一字一句写下了这份约定文书,写完还一脸自豪地冲晓玖笑。

那张毫无心机的笑脸看得晓玖有些痴傻,顿觉自己这样欺骗一个“孩子”简直狼心狗肺,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随即又狠下心告诉自己:“别被将军现在的模样骗了,我这也是为了自保。”

晓玖将目光艰难地从沐玉臣的笑脸上移开,仔细查看约定文书,这才发现文中提到晓玖的地方,沐玉臣全都写的是“阿娘”。

她急忙重新拿来一张纸,让沐玉臣将“阿娘”全改为“严季云”。

沐玉臣又依言重新誊写一份,十分顺从,写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晓玖问他笑什么,他低声答道:“我从来不知阿娘的名字,今后我记住了,一定不写错。”

霎时,晓玖感觉一阵心疼,那种昧着良心做了坏事的负疚感扑面而来,她面色难堪地坐在床边,悄声问道:“其实,你现在的娘亲也不错,你就这么想念你亲娘吗?”

沐玉臣执笔的手稍稍一顿,脸上的笑渗出些苦涩,那不是一个八岁孩子应有的。

只是一瞬间,他又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继续提笔将剩下的字写完,再加上落款,最终还盖上手印,这才满意地交到晓玖手中,对于方才晓玖的问话,仿佛没听到一般。

晓玖有些恍惚,一时间竟不知沐玉臣是真醉还是装醉,直到沐玉臣躺倒,再次拍了拍枕头,示意晓玖躺下。

这一次,沐玉臣没有强行拉扯,晓玖亦没有抗拒。

晓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应该配合着演下去,于是安静地平躺在他身侧,任由他用整床被子盖住自己,并掖好被角,将晓玖活生生裹成了一只大粽子。

沐玉臣侧躺着,没有闭上眼睛,悄无声息地盯着晓玖,不知过了多久,才用最平静的声音喃喃自语:“阿娘,我太懦弱胆怯,不配成为沐家子孙。我想随阿娘离开,不做什么大将军,我可以卖字画,也可以做个乐师……总能在这世间活下去……”

“你想……活下去?”听到这一席话,晓玖心里有一丝异样的触动,或许是因为自己知道沐玉臣的结局。

“若阿娘当初带我一起走,我便成不了祸害,没有谁会因为我丢掉性命,可惜晚了……我想同阿娘一起走,阿娘再等等我。”

沐玉臣的话,不像在回答晓玖,每一个字都说得很平静,仿佛只是在平铺直叙一件寻常故事,却让晓玖听出一些担忧。

“你阿娘已经……”

话说了半句,再也说不下去。

晓玖对父母的感情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