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26 字 10个月前

第二日,沐小婉便上门找晓玖闲聊,说起了昨晚沐府发生的大事,沐小景因为鲁莽行事被杖责二十,沐玉臣亲自带兵去沐府,当着一家老小的面行刑。

气得老夫人破口大骂,挡在沐小景身前威胁沐玉臣,直到被大夫人拉开。

沐仁逼问沐小景来龙去脉,可沐小景打死不说一句,于是他爹也不再帮他说话,拂袖转身回房,并拖走了百般袒护沐小景的二夫人。

沐小景也是个硬骨头,二十棍打在身上愣是没吭一声,疼得出了一头汗,下雨一般滴在地上,手心被指甲嵌出了血印。

晓玖本以为沐小婉会问自己当天到底发生了何事,可等到沐小婉离开侯府也没等到预想的问题,才知沐玉臣根本没把晓玖也在场的事告诉沐府众人。

午后晓玖带着金婵去书良在城西开的书肆买话本,意外听到市井流言,据说昨夜太守府进了贼,可什么东西都没丢,只有太守府三公子安平被人五花大绑吊在了房梁上。

早就看不惯安平做派的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可谁都猜不出“小贼”的身份,只知其身手了得,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太守府,将安平吊了一晚上才被人发现。

安太守大发雷霆,遣了衙差捉拿小贼,奈何一点线索都没有。

晓玖听罢,直骂“活该”,不禁对这位侠义之士生出几分钦佩之情。

此后几日,沐小景在家养伤哪儿也没去,晓玖不便落井下石,也就没有上门给他添堵,且让他过几天舒心日子。

这沐小景也不是省油的灯,身上伤势稍好,下得来床,便立刻呼朋唤友租了画舫找了美人游湖去了,甚是逍遥,白让晓玖同情了一场。

于是沉寂几日的晓玖也跟着活跃了起来。

听说沐小景去了城外榆阳湖,晓玖便坐着马车赶到湖边。

晓玖本想在湖边“伏击”,等到沐小景下船回城时,再出现佯装偶遇,结果听附近渔民说,来榆阳湖游船的公子小姐多是冲着湖中孤岛上的夕月庄来的,庄里以天然汤池闻名,具有调养之效。

这让晓玖不禁猜测沐小景游湖的目的是去泡汤,回想起初见沐小景时,听他说起过,与友人在城外寻了处绝美汤池,大概说的就是夕月庄。

晓玖当即改变主意,她花银子雇渔夫用渔船将自己送到了夕月庄。

榆阳湖的景色的确不错,远离市井宣嚣,湖边绿树成荫,依稀可见小渔村,极目远眺,便是叠峦层嶂,湖中央孤零零一座岛,岛上奇花异草,琼楼玉宇般的山庄掩映其间。

传说日落之时,太阳将落未落,月亮便会爬上湖面,湖水一半阳一半阴,日月同辉,而这夕月庄恰恰位于“分水岭”,如同仙境,故而取名“夕月庄”。

晓玖上了岛,向渔夫道了谢,渔夫热情地询问晓玖是否需要载她回岸,晓玖婉言拒绝,说之后自有人来接她。

作别后,晓玖在岛上转了一圈,看见远处湖上漂着一条画舫,料想沐小景定在其上,依稀可以看到几位衣着艳丽的姑娘站在船头嬉笑,但看不到沐小景是否也在其中。

晓玖打算到夕月庄等候沐小景送上门,从湖上收回目光,沿着石板路向山庄走去。

刚到山庄门口,便有一名手提灯笼的小厮带着满脸微笑上前恭迎,一问才知要入夕月庄需付十两银子。

晓玖出门急,身上未带这么多银两,本来计划着与沐小景“巧遇”后,再次白嫖,没想到出师不利,计划还没开始,便被金钱拦在门外。

在怀里左翻右找,除去方才付给渔夫报酬的五十文,身上总共就剩二两银子,打算留着回城时给沐玉臣买蜜饯。

“呵呵,你瞧我,出门急忘带银两,我还是在外面等友人来此再进吧。”晓玖尴尬得脚趾抠地。

“不知姑娘的友人是何人?若是熟客,或许我可向庄主请示通融一二。”

守门小厮回得客气,晓玖正打算报上沐小景的大名,身后忽传来浑厚的说话声。

“这不是镇北侯的夫人嘛,你真是瞎了狗眼,敢将将军夫人拦在门外。”

来人说话的语气并不友善,晓玖本来还想是谁这么帮忙,替她道明身份,结果一转头,远远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穿金戴银的公子,身后跟了六个家丁。

真是冤家路窄,来人居然是被晓玖一酒壶打晕的太守府三少爷安平。

“原来是将军夫人,小的有眼无珠,还望恕罪,夫人请进,一切开销账单夕月庄会差人送到镇北侯府,夫人请随意。”

守门小厮垂着头避让到一旁,抬起一只手做出引路的姿势。晓玖没有动,盯着身后来人皱起了眉头。

安平大摇大摆走上前,抬起肥硕的手指冲守门小厮挥了挥,口气傲慢:“将军夫人的账记在本少爷头上。”

守门小厮面露微笑点头哈腰,嘴上拍着安平的马屁,只道安三少慷慨,再同晓玖简单介绍了几句山庄内格局,便识相地退下了。

“呵呵,我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