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60 字 10个月前

隔日,除了出门听说书,素来只呆在一方小院的将军夫人,罕见地出现在沐府,一身打扮大方得体,倒有几分将军夫人的架势。

晓玖让金婵带上不少滋补品,以向老夫人和大夫人请安为由,进了沐府。

老夫人如往常一般,对她并不待见,看她带来的东西颇不领情,直道沐府什么都不缺,令人十分难堪。

晓玖一向不太应付得来这位别扭的老太太,好在大夫人从旁解围,直夸她孝顺,三两句话便打发走老夫人。

待老夫人走远,大夫人一如既往关心起晓玖与将军的进展,简直比月老系统还着急。

晓玖敷衍了事,又说自己来此,除请安外,还想顺道看望沐小婉,此前沐小婉在侯府住了些时日,时常陪伴,突然离了府,自己反倒有些不习惯。

几句胡诌,终得逃脱,晓玖行色匆匆地溜进了沐小婉住的小院,沐仁一家都住在这里,不过来之前,晓玖已经让金婵打听清楚,此时沐小景并不在府上。

院中清幽,进门便撞上二夫人,晓玖便趁机与二夫人攀谈起来。

二夫人话里话外总在同情晓玖所嫁非人,注定半生受苦;晓玖便明里暗里感叹二夫人肯定没少因逆子顽劣而受累。

一来二去,这话题自然就扯到了沐小景头上。

“我听闻小景婚约在身,怎么还未完婚?”

晓玖与二夫人坐在院中闲聊。

“还不是太守夫人舍不得瑶儿,想要瑶儿在身边多呆些时日,这婚期才一拖再拖,不过想来也快了,我们与安太守商量,准备来年选个良辰吉日。”

二夫人解释得合情合理,可从她不自然的表情上,晓玖读出些端倪。

或许嫁女只是安太守为巴结沐府,可太守夫人并不满意沐小景,毕竟以沐小景的名声,要让未来丈母娘满意,估计有些困难。

太守夫人又不便明着拒绝,便寻了个舍不得爱女的理由,暂且拖着。

晓玖觉得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大概会令沐小景的名声更糟些,不晓得会不会影响他这门亲事。

可再一想,沐小景新婚没多久,便遇上沐玉臣战死,而后他愤然离家投军,最终也难逃一死。如此说来,若安瑶嫁给沐小景,反倒走了霉运,她还不如好人做到底,毁了这门亲事。

“对了,小景和小婉可有喜食之物?以后到府上走动,也好借此与他兄妹二人拉近关系。”晓玖谨慎地打听道。

二夫人并不疑心,坦言道:“小婉这丫头是个贪吃鬼,好吃的新奇的,她大多不挑;小景这孩子嘴有些刁钻,许多东西都不爱吃,惟对广寒糕情有独钟。”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晓玖套出了不少关于沐小景的情报,然而没聊多久,二夫人又将话题往沐玉臣身上带。

此前才与沐玉臣起了争执,谈起沐玉臣,晓玖兴致恹恹,回答总是敷衍。

二夫人似是看出些异样,笑着拉起晓玖的手,细声安慰:“女子啊,不怕嫁给非情投意合之人,日久天长,谁说不会有变数,怕就怕,他心里有别人,这心结,就是到死也难解。”

听到二夫人又在暗示晓玖嫁给沐玉臣有多凄惨,似乎贬低沐玉臣是他们二房的独特情趣。

一个沐小景,在外诋毁不遗余力;一个二夫人,在内挖苦费尽心思。

对于沐玉臣的性子,晓玖的确有些看不惯,偶尔也在心里将沐玉臣骂上千百回,可这母子俩总给严季云洗脑,令她实在看不下去。

不管怎么说,严季云已经嫁入侯府,是沐玉臣名义上的妻子,本就因夫君冷落而致郁,还要整日被人提醒“你所嫁非人”,这叫唯唯诺诺听天由命的严季云如何不悲惨。

有二夫人这样的“榜样”,也难怪沐小景对沐玉臣如此尖酸,晓玖不禁有些为沐玉臣忿忿不平,于是装作一脸天真地模样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二夫人当初告诉我,不怕将军心里有人……”

被人当面拆穿,二夫人表情有些不自然,忙轻咳转移视线,眼珠来回一转,开口找补道:“唉呀,我那时怕明说会害云儿伤心,从此一蹶不振!”

晓玖很想反问一句:“二夫人现在就不怕了?”

不过顾虑再三,终是没说出口,晓玖低头垂眸,装作一副温顺的模样,道:“多谢二夫人体谅,二夫人说的人,是三公主吧?”

“咦?云儿听说了?”二夫人纤纤玉手掩住唇,瞳孔微颤,似是担心说了不该说的话。

还不就是你那好儿子说的!

晓玖心中冷笑,面上不露声色,言语里透着悲伤:“多少听到点风声,将军对三公主如何情深,二夫人可知晓?”

二夫人左顾右盼,确认四下无人,向晓玖招招手,等二人距离靠近了些,才开口悄声说道:

“个中细节无人知晓,只是当年一封封从皇都祥安寄到沐府的信函让大家多少有些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