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71 字 10个月前

晓玖知道沐小景与沐玉臣不对付,但没有想到这么离谱,他口中的事若晓玖没有理解错,断然不该是光天白日下能谈论的事情。

好歹等到月黑风高,沐小景扮做采花大盗,敲响小娘子窗棂,一番勾引,倾诉相思之意,再把小娘子骗得五迷三道。

或许,无知的小娘子便鬼迷心窍,同他犯下弥天大错,共度春宵。

可即便如此,晓玖依然不觉得能把沐玉臣气死,她甚至合理怀疑沐玉臣会不会借机与她和离,然后做个顺水人情,向西铭皇帝请旨,再将她赐婚给沐小景。

实在太狗血了,刺激得晓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呵呵,小叔说笑了吧……我的忙,小叔怕是帮不了……”晓玖嫌弃地往边上靠了靠,就像身旁坐的人有味道,避犹不及。

晓玖也算实话实说,她需要的是获取将军好感值,而不是为沐家繁衍子嗣,这忙,沐小景帮不了一点,还只会给自己添乱。

沐小景似是不甘心,扇面后的一双眼睛闪着狡黠的光。

“嫂嫂当真对沐玉臣一心一意?就算他心里有别人,你也心甘情愿一辈子困死在一方小院里?沐玉臣那个害人精,何德何能?”

“小叔不觉得在此说这些不合适吗?”晓玖眼神飘忽地在屋子里看了一圈。

所谓隔墙有耳真不是随口胡诌,沐小景如此堂而皇之地上门挑衅,晓玖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沐小景一脸不屑地笑起来:“我也是心疼嫂嫂,沐玉臣根本就配不上你,三公主一定也是看清了他卑鄙的本性,才不愿意嫁入侯府,嫂嫂可莫被他的外表骗了!”

见晓玖沉默不言,沐小景继续晓之以理:“再者,沐玉臣心中已有他人,断然不会对嫂嫂动心,嫂嫂又何必浪费心思在一块顽石之上呢?”

晓玖灵机一动,忽然说道:“不知小叔曾经可也这般规劝过冬竹?”

沐小景错愕地看着晓玖,手中折扇顿了顿,似是有些意外,身子前驱,不太自信地问道:“冬竹心悦沐玉臣?”

晓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带着一脸意味深长的笑,道:“小叔如此关注将军,竟连此事都没发觉?”

此时,沐小景方露出一点少年心性,面上微红,指节轻轻揉了揉鼻尖,不好意思地回道:“沐府的事,我只听小婉提起……我才没有关注沐玉臣!”

在晓玖看来,沐府的教育实在不行,沐玉臣一个养子进了门,还要遭到无端排挤,虽然她还不知他二人之间究竟有何芥蒂,可不免为将军鸣不平。

于是她义愤填膺地教训道:“小叔做事有欠考量,以后这样的事莫再做了,毁了自己名声不说,还会有损我的清誉,你可知严重性?”

沐小景愣了愣神,许是没料到自家嫂嫂是这样守原则的人,目瞪口呆后又有些气恼,折扇一收,轻蔑一笑。

“我也是为嫂嫂好,从此空闺寂寞,莫要说我不近人情,你大可在沐玉臣身上一试,看看你一片深情到底会不会错付,将来受伤可别哭鼻子。”

晓玖简直想在沐小景头上套个麻袋,拖进无人深巷痛揍一顿,教他学老实一点,别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些花里胡哨没用的东西。

她哪里会哭鼻子,如果失败,她面前只有死路,根本无路可退。

“我才不会哭鼻子,等到我成功的那一天,你才当心哭鼻子,你没看将军为了我,把喜欢他的女子都赶跑了吗?动不动心,可不是你说了算。”

晓玖索性也不装了,冲着沐小景伴着鬼脸。

沐小景整个人都惊呆了,在晓玖面前也不再故作姿态,拿出对付沐小婉的气势,与晓玖拌起嘴来。

简直就像两个小学生吵架,谁也不让谁。

也就是在这时,原本说自己有事的沐玉臣回到府里,一脸惊愕地看着两人在中堂吵得不可开交,一时间不知道该劝谁,干脆让总管给自己端来一杯茶,饶有兴致地坐在一旁看戏。

直到两人注意到房中多出一个人,这场骂战才终止。

晓玖故作委屈,迈着小碎步跑到沐玉臣身边,拉着沐玉臣的袖子要他为自己评理。

“你这表弟可没少学坏,竟敢上侯府寻衅,将军不管管吗?”

沐小景见状根本不慌,丝毫没有挖人墙角之人应有的心虚,他冷笑一声说:“就他?有何资格管我?”

这句话简直让晓玖怒不可遏,感觉遇上了亲戚家的熊孩子,仗着长辈宠爱,在家里无法无天。

可沐玉臣丝毫没有动怒,似乎很是容忍,只漠然地说了一句:“若无他事,便赶紧回沐府,别让你爹娘担心。”

“沐府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沐小景甩下一句气话,拂袖而去。

晓玖却是气紧,皱着眉头质问将军:“将军可知沐小景上门来做甚?他可是盼着你夫人红杏出墙,你就任由他胡作非为?”

对于晓玖的指责,沐玉臣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