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726 字 10个月前

商启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房中静默无声,晓玖的脸贴在沐玉臣胸口,感觉脑袋沉得撑不住,靠着沐玉臣才没有倒下去,耳中回想着心跳声,声如雷鼓。

晓玖晕晕乎乎,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心跳,还是沐玉臣的心跳。

“商启已经去唤人,夫人可以先放手了吧?”

头顶上传来沐玉臣低沉的声音,晓玖脑子里一片混沌,依然贴在沐玉臣的胸口,嘴里低哼一声“嗯”,脑袋随之上下晃动,可环在沐玉臣腰间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袍子。

片刻后,晓玖昏昏沉沉又闭上了眼。

耳中隐约传来沉重的叹息声,脸颊贴住胸口随之起伏,晓玖感觉有人在掰自己指头,下意识地抓得愈发紧了些。

抱住的人往后推,晓玖便追随着前进,不知不觉走出了一段距离,直到躺倒在床榻上,昏沉的脑袋落在枕头上,晓玖终于觉得安心,不再怕摔倒,莫名地睡了过去。

而原本依靠着的人似乎总算松了口气,脚步声渐远。

不知睡了多久,一个女人哀怨的声音将她吵醒,晓玖半睁半闭着眼睛,视线被屏风挡住大半,但依稀可以判断出两个人正在屏风另一侧。

从说话的声音,可以听出,一人是沐玉臣,一人是冬竹。

“姑娘在侯府五年,要还的人情早已还清,今后不必执着于此事,明日我会安排人,送姑娘去千柳镇吴府。”

“将军当真如此绝情?”

“本将军从不是心软之人,带你回府也是看在你与小雪的情分,如今你三番五次挑起事端,实在不适合再留在侯府。”

“五载陪伴,难道将军就看不见我的心意吗?五年前,将军救我于危难,我不奢求名分,只想伴在将军左右,为何连这微不足道的愿望也不可……”

“本将军绝非良人,姑娘错爱了,早些离开,别再浪费心力于不可能的事上。”

“将军怎可如此残忍……严家四小姐就可以吗?她有何不同?”

“此事与夫人无关,姑娘多虑了。”

“请……请将军收回成名……冬竹不愿离开……”

说到最后,冬竹的声音带着哽咽,可态度依然坚决。

有时候太过执着,容易让人迷失自己,变得卑微,晓玖觉得冬竹有些可悲,或许她与严季云一样,不过是承了恩情,便将对方看得比自己还重。

她们身上明明没有任务在身,却给自己上了一道无形枷锁。

晓玖觉得,有必要让冬竹死心,也是惩罚她的害人之心。

起身时,晕眩感袭来,晓玖扶着屏风,一步一晃走了出来,看见冬竹跪坐在地上,脸上挂满泪珠,而沐玉臣满脸凝重坐于上首。

看到晓玖走出来,二人的表现各有不同,冬竹哀伤的脸上露出三分惊讶、两分怨气,沐玉臣凝重的脸上满是无奈,甚是头疼。

晓玖用手撑着昏沉沉的脑袋,瞄准沐玉臣的方向走去,每一步仿佛都消耗她所剩无几的清醒,短短四五步的距离,她晃了好一会儿。

走到沐玉臣身前,看沐玉臣正要说什么,她食指触上沐玉臣的薄唇,斜坐在沐玉臣大腿上,一只手环住沐玉臣脖子,谨防自己被扔出去。

“将军跟她废什么话,冬竹姑娘不守侯府规矩,就该知道后果,请你离开侯府,是将军最后留给你的体面,劝姑娘不要轻贱自己。”

果然如晓玖所料,话音未落,沐玉臣已经伸手想要推开自己,晓玖哪里肯服输,断不能在冬竹面前丢脸,于是双手握紧,挂在了沐玉臣的脖子上。

她嘴里还催促着:“姑娘先回吧,明日一早将军会遣人送姑娘离开,别在这儿打搅我与将军,扰人清梦可不好。”

“你……”

沐玉臣有些不耐烦,嘴里刚吐出一个字,又被晓玖伸手捂住了嘴。

冬竹整个人都愣在原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如刀绞,或许她曾幻想着沐玉臣终身不娶,只做人人口中那个无情的恶鬼将军,那她便可永远留在沐玉臣身边。

现实终究打败了一切幻想,皇帝赐婚,府中多了一位女主人,可将军对那女子不闻不问,似乎又给了她希望。

然而最后,那女子一点一点将她挤了出去,在沐玉臣眼中的份量越来越重,终是她输了。

冬竹以手撑地而起,似乎终于放弃了挣扎,看着沐玉臣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安静地离去。

晓玖还担心冬竹会执着得不肯离去,冬竹多待一秒都是对晓玖极大的考验,因为她感觉自己就快压不住恶鬼将军了。

听着冬竹的脚步声渐远,晓玖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沐玉臣大腿上,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环住他脖子,脑袋贴在他肩上,使着全力与他对抗。

忽然手上吃疼,晓玖放开了捂住沐玉臣的手,身子后仰,查看手上留下的牙印,她怒气冲冲地甩着手,骂道:“将军是狗吗?怎么还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