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71 字 10个月前

“砰咚”两声响,两人几乎同时落入冰冷的湖水之中,一切发生得太快,直到寒意涌入胸口,嘴里呛进一口湖水,晓玖才后悔自己救人的举动。

憋着一口气,在湖中挣扎着,可越是挣扎,身子越是往下沉,时间仿佛变慢,每一秒都像走了很久,晓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不会就此交代在这里吧?

无论是晓玖,还是严季云,皆不识水性,一时冲动,终是害苦了自己。

寒冰刺骨的湖水压迫着胸口,几番挣扎也无济于事,身子沉入水中,湖水灌入耳鼻,脑子里嗡嗡作响,使她再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本以为自己完蛋了,可一只手轻柔地从身后绕过她的脖子,被湖水冻得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下颌,将她的头轻轻抬起,身后靠着一个人,带着她向上游去,终是浮出水面。

用嘴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原本怦怦乱跳的心,渐渐平静,呼吸亦不再紊乱,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没事了,我在,夫人死不了。”

兴许是劫后余生,心情难以抑制,方才对死亡的恐惧,皆化作热泪,晓玖呜咽着哭出了声,嗓子哽咽,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这么一边哭着一边被沐玉臣救上了岸。

原本与晓玖一同落水的沐小婉,不知何时已上了岸,被丫鬟扶着上了马车。

晓玖甚是疲惫,不知是惊吓还是挣扎得太用力,脚软得一时竟站不起来,见金婵脸色煞白地上前关心,她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一句“我休息一下就好”到了嘴边,却实在没力气说出来。

水滴顺着发丝滑落,一阵风吹过,晓玖打了个寒颤。

招呼来马车的沐玉臣再次回到晓玖身边,俯下身,抬起晓玖靠近他那侧的手,绕过他的脖颈,一只手扶在她腰上,一只手横在腿弯处,轻轻使力,便将晓玖打横抱起。

一句话也没有说,将晓玖抱上马车,然后招呼马夫向侯府驶去。

一路上,晓玖浑浑噩噩,脑子不太清醒,甚至都记不太清自己如何回到秋月苑,又如何沉沉睡去。

隐约间,感觉屋中吵吵嚷嚷,金婵忙前忙后,又是替她擦拭身子,又是更换衣物,似乎还有两个别的丫鬟来到秋月苑,听候金婵差遣。

后来又有郎中来到房中,替晓玖把了脉,开了药方,遣人去抓了药。

半梦半醒间,晓玖依稀看到自己在水里挣扎,岸上围满了熟悉的面孔,有的是现实世界的,有的是书中世界的,杂乱地交揉在一起,分不清真真假假。

可所有人,无一不是冷漠着双眼,静静地看她沉入湖底,直至她彻底没了呼吸。

啊……原来不管在哪里,我都与这世界无关,无论生死……

心里苦楚难耐,她呜咽着哭了出来。

忽然有人抓住她抹泪的手,一丝暖意传来,明明是在湖底,可她仿佛又能呼吸了。

眼前一张干净而柔和的面庞,一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左眼下爬着一道淡淡疤痕,不苟言笑地望着自己。

那人嘴里喊着一个名字,晓玖却听不清,只能从不断重复的嘴型,隐约读出来——严季云。

“我不是!”

晓玖呼喊着坐起了身。

房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药味,金婵正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见小姐清醒过来,喜极而泣,也来不及关心她家小姐方才在吼什么。

金婵将一碗汤药递到晓玖面前,哄着她将汤药喝下,苦涩的味道令晓玖的眉头拧成一团。

“郎中说,小姐受了寒,需得好生调养,这几日啊,就在房中好好休息,千万别乱跑了。”

金婵一如既往唠叨起来。

晓玖一口气喝完汤药,将药碗递给金婵,打断了她的唠叨,再看房中,只余主仆二人,窗外天色已晚,遂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小姐昏了两个时辰,现在亥时刚过,小姐可是饿了?我这就去让人熬碗粥来……”

见金婵说着就要起身离开,晓玖欲起身阻拦,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竟还有些站不稳。

她扶着额,有气无力地唤住金婵,说自己没什么胃口,又问将军可有来秋月苑探望。

听小姐问起将军,金婵便支支吾吾起来,顾左右而言他,死活不愿回答。

终在晓玖威逼之下,才哭丧着一张脸道:“将军把小姐送回府后,便再未来探望……可能有别的事太忙……”

为了不让小姐太难过,还在最后加上一句多余的话。

晓玖冷笑道:“忙?大晚上他有何事可忙?”

金婵似是不忍,可还是坦言道:“落水的不止小姐一人,我听别的丫鬟说,婉小姐现下还在寒松苑中……”

本就是为了拉沐小婉,自己才不慎落入水里,将军竟还公然厚此薄彼,当真觉得她好欺负?

况且,她隐约觉得沐小婉落水并非不小心,那拽自己力道十分真切,令晓玖不得不胡思乱想。倘若真是沐小婉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