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49 字 10个月前

晓玖阴沉着一张脸,很想给这没大没小的丫头一些教训,可思前想后,寄人篱下,她没有足够的底气,侯府的主人不是她的后盾。

为了不惹麻烦,她还只能跟严季云一样,忍气吞声,想一想,就觉得憋屈。

她眉头微蹙,语气冰冷,道:“今后你不用来秋月苑了。”

“听到我家小姐的话了吗?还不快滚出去!”金婵说着就去推冬竹。

冬竹一把甩开金婵,丝毫不心虚,仿佛自己才是占理的那一个。

冬竹直视着严季云的眼睛,说:“镇北侯府上下,只听将军所言,我在何处,恐怕不是夫人说了算,还得看将军如何安排。”

“用将军压我?”

晓玖有些意外,只觉一阵气堵。

冬竹面露笑容,可眼中并无笑意,直言:“不敢,只是告诉夫人侯府的规矩。”

看着冬竹丝毫未将自己放在眼里,晓玖气得想赏她一巴掌,可仅是想想而已。

深吸一口气,晓玖压住心中愤怒,她拉着金婵坐到一旁,然后目不转睛地望着冬竹。

“那行吧,你愿意留在秋月苑,我也不介意,多一个人从旁伺候,我家这丫头也能轻松不少。”晓玖说得云淡风轻。

见冬竹愣着不动,晓玖又指了指卧房,柔声催促:“怎么不动了?里边还没收拾好呢,你手脚快些。”

晓玖的话,总算让冬竹脸色微变。

冬竹看上去有些沉不住气,抽搐着唇角,话锋一转:“夫人对将军的安排不满意,我自然要替夫人转告将军,看将军有何指示,冬竹便不打扰夫人了。”

说罢,冬竹径直转身出了秋月苑,背影隐隐透着一股怒气。

“她不会打算去向将军告状吧?”

金婵追到房门边,指着冬竹离开的方向,扭头焦急地问道。

晓玖若无其事地说:“让她告吧,不过是赶走一个丫鬟,有损失的不是我自己吗?难道将军还一定要安排个人来伺候我吗?他有这么在乎你家小姐吗?”

金婵摇了摇头。

晓玖嘴上虽如此说,心里又有些不安,猜测着沐玉臣会不会为冬竹出头,怪罪自己。

金婵:“可是,小姐,你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吗?”

晓玖:“不然呢?痛揍她一顿?”

金婵:“难道不告诉将军,冬竹以下犯上的事,还有小姐受的委屈?”

晓玖:“昨日就说了,可你觉着,将军能为你家小姐出这口恶气?”

金婵:“不能……”

晓玖:“……那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金婵:“小姐就打算一直如此受冷落吗?”

金婵的话,引来一阵沉默。

晓玖咬着手指,陷入沉思。

她当然不能像严季云那般摆烂,系统任务就在眼前,摆烂就是不顾性命。

思及此处,晓玖认同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确不能这样下去。”

“小姐总算想通了?”金婵面露喜悦之色。

晓玖一脸严肃:“丫头,你去帮我打听打听,将军每日什么时辰干些什么。”

金婵挠了挠头,问:“小姐想做什么?”

晓玖妩媚一笑:“献殷勤!”

*

隔日天还未亮,将军夫人睡眼惺忪出现在后厨,厨子一脸懵,说早食还未备好,怎么夫人就亲自来取了。

晓玖和气解释:“我想亲自为将军准备早食,可我平日不通厨艺,想同大厨学学手艺。”

厨子和几个杂工皆是一头雾水,一时也不好驳了将军夫人的面子。

厨子冲杂工使了使眼色,杂工便都识相地移步厨房外,给将军夫人腾了个地儿。

屋檐下,几名杂工窃窃私语。

“夫人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还能是什么,讨好咱将军呗。”

“听说,将军两日未到秋月苑,连去沐府请安都未同行,夫人怕是慌了。”

“咱将军是何人,怎会吃这套,白费功夫罢了!”

屋外交头接耳的话语依稀传入屋内三人耳中,厨子面上尴尬,厉声呵斥,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远去,后厨重归平静。

晓玖不以为意,虚心求教。

厨子客气问道:“夫人擅长做什么?”

虽说晓玖常年独居,可并不精通厨艺,平时除了煮泡面,大多时候都是点外卖解决生活所需。

如今被问起擅长,晓玖甚是惭愧,不自信地说:“煮面?”

厨子亦未嫌弃,从角落搬出一麻袋面粉,拍了拍手,拍出一缕白烟,指着麻袋道:

“那便为将军煮一碗鸡汤面可好?”

说罢,又冲门外杂工吼道:“替夫人抓一只母鸡来熬鸡汤。”

看到眼前一麻袋面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