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1 / 2)

欲与他人做嫁衣 百草菇 1636 字 10个月前

没料到,沐小婉的书房中挂满了沐玉臣的字画,还坚持不懈模仿沐玉臣的字。

沐小婉对这位兄长多少有些执着,就像得了玩具的小孩,唯恐被人抢了去。

正因如此,沐小婉才会对嫁入侯府的严季云产生敌意。

众星捧月的公主,又怎会甘心被人分去关心呢?

在晓玖看来,沐小婉属于杞人忧天,沐玉臣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严季云一眼,真不知沐小婉是高估了严季云的魅力,还是低估了沐玉臣的冷血无情。

沐家可真是藏着说不完的故事……

心中无限感慨,晓玖忽生出些想法,这不是送到门前的素材吗?

若将沐府这些狗血故事写成话本,指不定能大赚一笔!

自穿书以来,她满脑子都是系统任务,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考虑。

当前她的意识还附在严季云身上,享受着严季云的生活,不愁吃穿。可假如哪一天,她真拿下沐玉臣,以“晓玖”的身份重生,那她又该如何在这个陌生世界生存?

之前未想过,如今问题摆在眼前,晓玖不禁萌生了一个想法——以写话本谋生。

或许,可趁着在侯府生活这段时日,好好为自己的将来谋划一番,让自己的将来不至于太苦。

如此一盘算,脑中已经开始幻想,在崭新的世界发家致富。

“小姐!现在还不是傻笑的时候……”

金婵焦虑的声音传入脑海,击碎了晓玖的美梦。

意识到自己还对着沐玉臣的字发呆,晓玖面上一红,低头再看沐小婉的“亥”字,才想起眼下还有一场“豪赌”。

而她,不能输。

看着这场“豪赌”的时限,晓玖的脸愁做一团,以严季云为饵引沐玉臣露面显然行不通,相比之下,沐家中的任何人,应该都比严季云更适合当这个诱饵。

可是要如何利用这一家人达到目的,又能不得罪沐玉臣却是难题。

琢磨得太过入神,晓玖没注意出了声:“沐府走水的代价大了些……”

一只手迅速捂上她的嘴,她转头便看见金婵惊恐的神情。

“小姐,这种话说不得……当心隔墙有耳!”

金婵探着脑袋向门外张望,低声细语叮咛。

晓玖点点头,示意金婵松手,随即将金婵拉到墙角,左顾右盼确定无人,才悄声说道:“小丫头,你家小姐今夜是输是赢可就靠你了,你待会儿悄悄在府里打听一下,将军与亲人感情如何。”

见自家小姐神神秘秘的样子,金婵一时摸不着头脑,可既然关乎小姐人生大事,她必赴汤蹈火。

金婵坚定地点点头,便迈着小步离开了书房。

此时,晓玖心中已经有了些头绪,要到禁区钓鱼,她得先找到合适的鱼饵,再找一个事后背锅侠。

虽不厚道,可晓玖自诩不是一个善良无私之人,在她看来,最重要的是别让自己吃亏。

与其亏待自己,不如亏待别人。

沐小婉风风火火地替晓玖安排好了留宿一事,瞧沐小婉在沐府被娇纵惯了的样子,便知府上也没人会反对。

晌午,晓玖拘谨地陪同沐府一家子围在一桌用膳。许是家训严厉,席间无言,晓玖甚是不习惯。

她平日习惯了吃饭都要找点下饭剧,像这样吃饭就只是吃饭,还是头一次。

沐仁经商在外,时常去往外地,故而此次上沐府请安,晓玖也未得见真容。

席间倒是见到了沐府二夫人,虽无言语,却给晓玖高傲之感。

听闻二夫人曲昭和大夫人柳若莺,皆出身名门,自然都端着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若说大夫人是端庄优雅,那二夫人就是娇媚可人。

也难怪沐小婉生得如此水灵。

既不能说话,晓玖就放任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似要将所有人的模样都印到脑海里。

瞧得久了,她便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沐小婉和沐小景长得有三分相似,虽说一个是杏眼含笑,一个是凤眼凝霜,可整体五官还能看出点二夫人的影子,都带了一丝媚气。

然而,无论晓玖如何在大夫人脸上寻找,也未寻得半点沐玉臣的影子。

大夫人眉宇间大气而温婉,沐玉臣却是清秀而和气,桃眼薄唇,英气中又多了一分文弱之气。

莫非沐玉臣像他父亲?

可沐小景也没有这种文弱之气啊……

百思不得其解,忽觉察到两道视线。

老夫人正满脸写着“嫌弃”二字,怒瞪着晓玖,晓玖连忙收回视线,埋头吃饭。

余光瞥见沐小景正带着一脸玩味的笑,盯着自己看,她报以怒视,沐小景却回以微笑。

午后时分,大夫人拉着晓玖去了后院水榭,二夫人闲来无事,主动作陪。

老夫人并不喜将军与